观察降价为车市穿上“过冬”棉袄

今年夏天,车市出现了“过冬”的舆论,物价上涨、油价上涨、银根收紧、奥运开幕等等,在这些外围因素的影响下,车市似乎找到了足够的理由过冬,很多人也用了乘联会发布的7月份厂家批发量来证实车市过冬论。

7月乘用车总量同比只有2%左右的增长,环比却有高达20%左右的下降,从数字上看,今年夏天这个淡季可能要比往年同期的还淡,7月份,批发量排名前十的厂家,除广州本田外,环比均出现下滑,幅度不一致,但大多都在两位数以上,北京现代环比下滑50%多的数据引人瞩目。显然,北现产地位处北京,北京市在奥运临近实施的交通管制对厂家的物流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奥运会的影响已经在北京现代处呈现,但从厂家7月份的20381辆产量来看,是作了应对的措施,排产上作了调整,基本维持了原来的产销比,据闻,8月份北京现代还要限产。

车市是否要过冬,真正能产生影响的不是奥运会,而是车市自身的内部需求,而能直接反映需求状况的,并不是供应量(也就是厂家的批发量),而是终端的实际状况。终端上牌量的下滑,商家资金紧缺,车型降价不断,这些都最能反映目前的车市状况。很多人否定“过冬论”大多基于生产商的层面,整体上来说,汽车行业的规模还处于两位数的增长,而且利润增幅也远高于其他行业,对于各厂家,他们可以通过推新车,调整产能,压库,调整商务政策来平衡自身的盈利状况。所以,真正要过冬的可能是汽车销售的商家们,他们面对的是终端需求的放缓和厂家永远不可能少的任务量,如此,供需的矛盾必然激发,如何解决这个矛盾?既然要过冬,那过冬的棉袄在哪里呢?

显然,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件棉袄就是降价。我们知道价格由供求关系决定,但在汽车行业里,厂家对商家有限制价格的潜规则,限价对维护市场的稳定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却对市场供需量自由充分地调节有不利的影响,这也是汽车行业为什么会出现周期性的库存积压问题的原因之一。具体点说,当市场需求放缓,厂家扩张的产能又需求满足,任务要完成,而又不允许商家降价消化,结果就是库存积压,资金回笼出现问题,商家难以经营。

降价是供大于求的结果,反过来,降价也是刺激需求,解决供求矛盾的有效手段,所以说,降价是车市“过冬”的棉袄,而送棉袄的正是近期实施的《反垄断法》,《反垄断法》有规定厂家不能对商家进行销售商品的最低价格限制,这将意味着,商家根据市场供需情况自由调节价格的行为有法可依。广州丰田第一个主动迎合该项规定,对旗下所有授权商家取消价格限制,目前凯美瑞商家处的优惠幅度在扩大,不管广州丰田这种行为是作秀还是调整策略,最终对的推动是有效的,广丰的商家已经穿上了“过冬”的棉袄。

很多人担心放开价格限制,会使车市陷入血淋淋的价格战,其实造成这种恶果的真正原因并不是价格放限,而是供求关系的恶化,而这又恰恰是市场没有自由调节的结果,价格限制是其中的表现之一。市场供需均衡是动态的结果,永远都只能是由不均衡到均衡,再又均衡到不均衡的循环过程,商品涨价和降价会一直伴随着这个过程,一旦人为地、过度地对价格施予限制,就是不符合市场规律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