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除二手车限迁:“算大账”者走在了前头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活跃二手车市场”。3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二手车便利交易的若干意见》,要求各地不得制定实施限制二手车迁入的政策,除了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的九个城市外,已经实施限制二手车迁入政策的地方,要在2016年5月底之前予以取消。

这一政策的落地情况并不乐观。在全国近300座实施了二手车限迁的城市中,仅有伊犁、兰州、大连、葫芦岛4个城市在6月到来之前明确解除限迁,少数城市有限放宽了二手车迁入门槛,其他大部分城市则成为“沉默的大多数”。这一情形令业界人士颇感无奈。

不过,随着近日四川、贵州两地在全省范围内统一宣布解除限迁,一举改变了之前每个城市各自为战的局面,为后来者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形势开始柳暗花明。

解除二手车限迁,无疑是一件颇有难度、需要综合考量的系统工程,否则不会有这么多地方选择沉默以对。而四川、贵州等地积极响应国家政策,顺应民心,促进产业健康发展,是值得点赞的“算大账”之举。

追根溯源,此前各地祭起限迁大旗,打的几乎都是环保牌:二手车一般为老旧车辆,迁入会对本地环境治理造成压力,因此按照本地新车环保标准限制异地二手车迁入。刚开始只是少数城市设限,后来各地纷纷效仿,几年之内便呈燎原之势。

实际上,限迁背后自有其经济逻辑:每卖一辆新车,当地可获得超过11%的税收,在车辆的再交易过程中,还可以征收各种税费。而异地二手车迁入,对于当地而言几乎没有收入,不仅如此,今后老旧车淘汰时还需要当地在环保治理方面予以补贴。

这样的亏本买卖,自然没人愿意干,各地纷纷向异地二手车关上了大门。于是,二手车被限制在一个个城市里动弹不得,不仅车辆贬值消费者受损,而且最终殃及新车市场,造成“多输”的结果。

一个例子是,几年前北京市场为了加快老旧车淘汰,限制外地二手车迁入,并对本地外迁二手车实施补贴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老旧车更新换代。但是,如今各地都有样学样实施限迁,北京新旧车置换率上升的势头受到压制,新车市场出现负增长,二手车市场同样发展受限。

这是典型的“囚徒困境”:各地相互博弈,无论谁率先破题都会“吃亏”,因为无法判定别的城市是否会跟进。如今,由国务院发文要求各地统一解除限迁令,正是破解这一“囚徒困境”的绝佳时机。

从大局观的角度来说,虽然目前二手车对地方税收贡献较小,但是二手车销售却对新车市场拉动作用明显。北京、广州、重庆等地通过置换拉动新车销售已占总量 的50%以上,这实际上也将间接拉动地方税收和经济发展。不仅如此,全国范围内统一解除限迁,对于整个汽车产业的发展是一个重大利好,将会带来新车和二手 车市场的新一轮繁荣,为经济增长释放出新亮点。

看局部利益还是看整体利益?看短期收益还是谋长远大展?解除二手车限迁这道考题,考的正是各地政府的大智慧。相信在四川、贵州等地作出示范之后,我们很快会看到更多的跟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