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汽车何以逆风翻盘?

共享汽车何以逆风翻盘? 

从2017年友友用车、EZZY解散,到2018年麻瓜出行停止服务,再到不久前Car2go败走山城,众行evpop、立刻出行在成都“消失”,途歌出行官网无法访问,原本该进一步爆发的共享汽车集体“挂倒档”,剩下的平台则不得不另寻办法求生。

10月23日, GoFun出行在北京正式推出GoFun Connect全新体系,将硬件、软件、运营管理能力集于一体,覆盖从车辆生产、投放运营、车后市场服务等车辆全生命周期。GoFun出行CEO谭奕透露,40个自营城市中已有25个盈利,未来将通过GoFun Connect体系重塑整个汽车产业链,释放传统汽车产业链更多价值空间,实现利益的多元分配。

今年初,摩范出行宣布已布局42座主流城市,今年底预计会员量将达到近4百万规模,现已形成覆盖载人、货,短租、时租与长租等车辆全生命周期处置系统化全场景出行解决方案。在联动云宣布新开进30城,EVCARD与别克试水VELITE 6车型分时租赁时,也有辉煌过的平台正走向没落。几天前,网曝力帆盼达用车押金无法退,网点与车辆收缩,百亿债务压身的力帆还被曝已进入破产程序;Ponycar也面临着业务停摆的困局。

对于过去几年共享汽车行业略显惨淡的景象,PonyCar的创始人陈智超曾在采访中表示,互联网创业公司做to C自营分时租赁已遇到了模式和盈利瓶颈。他认为,盈利需要考虑尽可能扩大用户规模。

“用户数据越多,越能帮助实现差异化竞争盈利。”谭奕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低成本的设备、人员以及管控体系可以通过精准推送提升复购和车辆周转。此外,分时租赁平台还可以通过二手车公司、主机厂、金融公司摊薄车辆成本,通过人员众包降低运营成本。“下一步,共享汽车的趋势是通过去旧产能,继续降低成本。”

共享汽车模式得以生存的背后是国内庞大的“有证无车”人群。截至2018年上半年,全国汽车保有量达2.3亿辆,拥有驾驶证人数接近4亿。这让丰富收入结构成为目前主要依靠向用户收取租赁费的共享汽车行业的重要课题。

“分时租赁的困境在于国家政策刚出台,地方城市政府还不知道该怎么落地。”交通运输部首席专家徐康明指出,适合分时租赁的场景比自驾汽车多,无论规模还是应用层级仍在起步阶段。

毕马威中国汽车行业战略咨询合伙人康琦明认为,分时租赁已实现盈利说明模式已经跑通,但不能靠重资产和运营。C端只能做大规模,要实现盈利还需在B端、自动驾驶等多元化场景中布局